顾柃

全职厨,稻米,麒麟粉,淮上粉,PP粉,各种cp杂食党,可逆可拆,欢迎光_(:зゝ∠)_

近来总是肖想黑瞎子。

想我们黑爷飞扬洒脱、放荡不羁的笑容,和随风猎猎起舞的黑衣下摆。
想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儿,与不下斗时身上颇为考究的古龙水的味道,好闻的勾人。
想他纯黑色的裤子、工装靴,绷得劲瘦笔直的一双大长腿,笔挺有力。
想他运动过后带着点儿湿气的头发梢,汗水划过锁骨,顺着衣领蜿蜒而下,衣服紧贴的肌肤肌理鲜明。
想来那应当是一具肌肉感颇强的身体。虽不至于过分夸张,但一定充满力量的美感。男性荷尔蒙爆棚。
想起他,会思及他痞帅中带着点儿恶劣的唇角弧度。呵出使人沉醉的息泽。
会思及他黑衣黑裤黑墨镜下显得极为白皙的皮肤,沾染了丁点儿红色都觉得性感得过分了。
会思及他叼着烟低头,漫不经心的包扎伤口或者组装枪支,一切都会被他做的行云流水,仿佛手里的不是杀人刀,而是孩童手中的乐高模型,身旁一切皆无关紧要不值一提。
会思及他在腥风血雨里一个放肆的大笑。似乎身上沾染的不是鲜血,而且开到极致艳丽又颓靡的彼岸花,而他就在这里,坐着称王。
会思及他单手比枪摆出瞄准的姿势朝着我的心脏,“彭。”尔后潇洒的吹了一口气。

而我,惊鸿一眼,百年沦陷。

【叶喻】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好的,我们的童养媳梗来了。就是个无脑小甜文。

#排雷,末世战争背景,不过背景并不重要,架空向,喻是叶的童养媳。设定叶比喻大五岁左右,叶秋大概比文州大三岁的样子。有其他cp(几句话)出没,我流ooc预警。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可是我们一甜到底。

01

天气阴沉沉的,似乎是要下雨了。叶修坐在飞行器后排,有些无聊的踢了踢腿,听见父亲在前排不停催促飞行器再快点儿开。

其实叶修挺不喜欢这样阴沉的天气的,感觉没有精神,对于参加葬礼更是完全不感兴趣的。只是喻叔叔……

喻叔叔是父亲的战友,是很和气的一个人。虽然也是常年征战,却没有父亲那种常常不自觉流露的威严,反而是个天生的笑面。之前喻叔叔来过叶家几次,他同喻叔叔的关系也算不错。

只是没有想到一个月之前还笑眯眯送给他一把瑞士军刀的叔叔却已经战死沙场,只能隔着一块墓碑遥遥祭拜,还是有点儿感叹的。

……一路无话。

他们到的时候别说父亲,就连叶修都忍不住眉头大皱。喻家的大厅里乱糟糟的一片狼藉,看起来像是遭遇了一场台风。只有一个四五岁的男孩子没有理这遍地狼藉乖乖的跪在遗像跟前。那是叶修第一次见到喻文州。

叶修注意到桌子上摆放了一男一女的两张黑白照片,父亲走过去蹲在喻文州身边道:“文州,还认识我么?我是你父亲的战友。”喻文州点点头:“叶叔叔。”父亲体恤了文州几句,就去找喻家的管事了。留叶修在大厅里陪着他。

叶修此前并不知道喻叔叔还有一个儿子,看他好像也就四五岁的样子,小小的一团跪在那里,好乖好乖的。于是主动上前一步:“你好,我叫叶修。”
“你好,我叫喻文州。”

等叶父回来的时候,两个孩子已经小声小声的说起了话,叶修正在把一块巧克力硬塞进喻文州的嘴里。“阿修,不要欺负文州。”

叶父刚刚已经了解到了情况。喻文州的父亲战死之后,政敌随之扳倒了喻家。树倒猢狲散,一众亲戚都唯恐避之不及。他母亲经受不住打击,在一个无月也无风的夜晚卸下了个人终端,从喻家的十八层楼上一跃而下。下人们忙着抢东西跑路,这简易到不能再简易的追悼还是喻文州和在喻家住了半辈子白发苍苍的老管家两个人一起弄的。

“文州,”叶父蹲下来尽量温和的说,“和叔叔一起回家好不好?正好和阿修阿秋他们做个伴。”

喻文州带着点小心翼翼的语气说:“叔叔我愿意跟您一起走,您可不可以帮我把爸爸妈妈……”就有点儿说不下去,忙低下头小鼻尖瞬间红了。他突然无比清晰的意识到,他是真的没有爸爸妈妈了。

叶父拍了拍文州的头顶,“难为你了。”喻父是他多年的搭档,他自然不会让老战友不得安息。刚刚看了喻家目前狼藉的状况,喻家倒台后留下很多烂摊子,文州从此没有了父母的庇护想必日子会很艰难,喻家的其它亲戚也没有适合托付的……他不忍心看战友遗孤受苦,还是决定收养这个孩子。

02

回叶家的路上喻文州显得很沉默,只是紧紧的攥着他手里的小书包。叶修倒是挺有兴致的低声同他说这些什么。

叶父已经在通讯器上和叶母说了文州的事,回家的时候慈宁的妇人早已收拾好了房间,很自然而然的拉过喻文州的手,带他去楼上。门口,叶父对叶修说,你和文州好好相处,他也不容易。叶修哼哼了一声,看着喻文州显得乖乖的背影,心想我怎么会欺负他呢。

叶父看他爱答不理的样子,就转移政策说,“你要把文州当媳妇那样好好对待,如果欺负人家我就打断你的腿!”“那您这算是给我找了个童养媳?”叶父被自家小兔崽子噎了一句,一时错过了反驳的时机,恨恨的敲了一下叶修的脑袋。

好巧不巧,自以为声音很小的门口父子两人被听力很好的喻文州听到了全程。叶母看着看起来略显内向的男孩子迅速红了耳朵,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让他不好意思了。于是还自己在心底悄悄过了一遍台词。。

……

刚到叶家那会儿,喻文州还是比较小心翼翼的。毕竟寄人篱下。不过叶家人都比较随和、容易相处。叶母是那种典型的很宠孩子的慈母,尤其对待懂事的喻文州。叶父时常在外征战,回到家里也是较为平和开明的。叶修还有一个弟弟,也是很好相处的人,喻文州没过太久就融入进了叶家。当然,这其中最少不了叶修的功劳。

叶修在文州来到叶家的第一个晚上,就偷偷摸到了文州自己的房间里。他怕小孩来第一天晚上想家认床什么的睡不着。实际上也确实如此。喻文州小小的一团蜷在被子里睁着眼睛,眼眶有一点点红,愈发显得我见犹怜。

“睡不着?”叶修方才是偷偷溜进来的,喻文州又在专心想心事,此时他突然出声吓得小孩打了个小小声的哭嗝,叶修低低的笑了一声,伸出手:“带你出去玩,去不去?”

喻文州揉了揉眼睛点点头小心的握住了叶修温暖干净的手掌。叶修拿了一件他的外套给喻文州披上:“有点大了,明天让妈领你去买新的。”

叶修带喻文州到了叶家别墅后花园里的秋千架上,叶家在末世仍然保持着从前别墅的风格,大大的后花园有水有树,很养人的感觉,不似很多家族纷纷盖起了高楼大厦。

“给,爸爸去c市捎回来的零食,看你晚上没怎么吃饭,这个时间肯定饿了。多少吃一点。”叶修塞给他一大盒子各式各样的零食点心什么口味都有,生怕他不喜欢吃。“谢谢……哥哥。”喻文州小声说。

叶修看着喻文州不好意思的样子,忽然起了逗他的心思,于是装得一本正经地说道:“不用叫我哥哥,爸爸说了,你是我的童养媳,也就是我未来的媳妇儿。怎么能叫我哥哥。”

喻文州有点无措,本以为只是玩笑话,怎么……竟然是真的么?可是……“可是我也是男孩子……我,我们……”

“末世又没有从前那种禁止同性结婚的法律,叶家有叶秋一个人继承就够了,爸爸说让我可以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叶修继续睁着眼睛说瞎话,胡诌不打草稿。

可是你才刚认识我呀。喻文州心里想,但是没敢说出来,只能转移话题:“那……我该叫你什么?”

“平常夫妻之间叫什么你就叫我什么呗。”

“……叶修哥哥……”喻文州挣扎良久,一声“老公”到底没有叫出口,声音都有点儿抖了,带着小小的颤音,一下子让叶修懵懂有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觉得人欺负的差不多了,再继续下去他可能要哭出来了,于是放过喻文州:“好吧,你现在不好意思这么叫也没什么,但是将来我们结婚了你可要叫我老公的!”

喻文州紧紧捏着叶修刚刚塞给他的零食袋,闭上眼睛,很轻很轻的点了一下头。

两个人在花园说了好久的话,眼看时间不早了,文州还是有点儿不想回去的意思,叶修寻思他可能不想自己一个人睡觉,于是就提议道:“文州,今晚可能要下雨打雷,你和我一起睡吧?”怕喻文州不好意思,还特地加了一句,“我的床很大的。”

由是,后来很多年,喻文州都一直以为叶修害怕打雷。每每天气预报有雷雨,总是会牢牢抱住这个人,如果不在一起也会给叶修打个电话。以至于后来让叶修也以为,其实文州确实是害怕打雷的。

然后,因为各种“阴差阳错”与“不得已”,两个人之后几天一直睡在一张床上。叶修干脆让喻文州把东西先搬到他的屋子里。爸爸在军队就职,时常需要外出远程作战,所幸爸爸不必冲在前线;妈妈的职业又是个救死扶伤的医者,常常会在医院连轴转好几天,两人平日里经常会不在家里,于是家里就叶修最大。叶修让他一起住,他也并没有反驳什么。

反正……他并不讨厌和叶修睡在一起。

03

喻文州和叶修一起住了已经很久了,两个人早已互相习惯。有的时候还会一个被窝醒过来再互相蹭一会儿。文州也不再是初来乍到时小心翼翼的模样。

文州是很讨长辈喜欢的那一类孩子。听话懂事。以至于不光叶父叶母喜欢偏爱他,叶家老爷子来了也说叶修这个“小童养媳”真是不错。有的时候叶秋会不高兴一下,但是他也不是真的闹,有的时候看起来更像是跟“嫂子”撒娇…反正特别好哄,后来当叶修看到笨蛋弟弟被文州一根超大号波板糖唬的团团转就差给他端茶倒水……除了慨叹笨蛋弟弟真的好骗,也会忍不住自豪一下,自家童养媳真是,又长得好看,又机智的不行。

毕竟,这可是他同一个屋檐下手把手教出来的小孩。怎么可能不好?

叶修也没有想到,有一天小孩会突然坚决不和他一个被窝了。问他缘由,只是低着头不肯说话。再问几句,小脸立刻有点儿红了。

叶修想了想,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笑非笑的说,“原来是我的文州长大了啊。”

叶修自己都是稀里糊涂、不太在意的过来的,如今扒拉着百O百科和初中的生理课本,一本正经的给(调)文(戏)州(媳)讲(妇)解,之后坚决不同意文州自己搬到隔壁去住,只是在他足够宽敞的屋子里又加了一张床。

04

喻文州从开始上学,叶父叶母就给他提供的最好的条件。叶修甚至还专门去帮他挑了一个比较活泼的同学给他做同桌。

叶修学习很好,曾经还跳过一次级,后来就没有再跳过了。因为他对于不感兴趣的事总是比较懒,跳级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太麻烦的事情,帮忙写作业的小弟又要重新培养,交际圈也要重新建立。

文州比他小五岁,尽管因为聪明早早的就上学了,还是比他小了三个年级。他每天不怎么写作业,却会认认真真的辅导文州做功课,特别耐心的给文州讲题。明明叶秋和文州是同一个年级的,可如果是叶秋问叶修一道题,叶修的回答通常是:“笨蛋弟弟,连这个这么简单的都不会。”

叶修一直上的都是最好的学校,进最优秀的班级。虽然并不特别认真努力的学习,却永远保持第一名。喻文州本人就很聪明,在他的手把手辅导下成绩自然不会差。直到叶修升学,两个人不在同一个学校了,喻文州硬是跳了一级,想要快一点赶上他。

他的同桌竟然也“舍命陪君子”,熬了好几个晚上,跟他一起跳了一级,依旧做同桌。喻文州起初特别感动,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后来才发现,那家伙跳级不单单是为了他,完全是冲着别的某个眼睛大的养猫男同学去的。

但叶修还是比他大了两级。叶修是叶家这三个孩子里最先面临考学的。

从小在叶父耳濡目染的熏陶之下,叶修其实也一直倾向于考第一军校。然而第一军校是真的非常难考。叶修这个万年懒散的人也不得不开始熬夜通宵复习。每天咖啡加薄荷糖,只睡三四个小时,叶修的父母是非常鼓励孩子为了目标拼搏的,但是喻文州每天和他一起同吃同住,看着人日益憔悴的面色和愈发浓重的黑眼圈,心里还是不免心疼。

他明白,这是他的选择,他会尊重他的决定,但是理智上的理解是一回事,情感上的心疼又是另一回事儿了。只能帮他做做别的可以帮忙的事情。

叶修考试的时候正逢B市军区与C市军区交锋,叶父完全不得空,而战争开始的时候伤患的数目也会急剧增加,所以,最后还是喻文州骑着家里被尘封了许久的自行车去接的他。

叶修在路上还随意和喻文州说着卷子上的几个考点和监考的老头胡子有多么长头发多么少,回到家里沾上床就彻底人事不省了。

叶修醒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文州对着他睡的正熟的侧脸。一瞬间叶修觉得就这样,也很幸福。忍不住蹭到了喻文州的床上搂着人继续睡回笼觉。

05

叶修去了军校以后,时间就变得非常少,每一天都很忙碌。只能抽时间跟文州视频一小会儿,还要经常被叶秋捣个乱。

喻文州从来了叶家之后,还没有和叶修分开过这么长时间,他心里也觉得有点儿空落落的,才发现这么多年,早已经把“叶修”变成了习惯。少了他,感觉生活一下子空了许多。就连某个黄姓好友不停在他耳边继续叨逼叨老王昨天是怎么被他吵的无奈带着他一起去看猫了,他只觉得身边少了什么,不自在的好多。

可是他又不好意思天天跟叶修通讯,只得自己发狠学习,想要再跳一级,尽快考进叶修所在的学校。

本来第一军校就非常难进入,对于学生的各方面都有要求,喻文州的年龄也比较小。他就只能在文化课方面更加努力。

叶秋发现了文州在钻牛角尖,可是却劝不动他。从前他闹什么别扭的时候,文州总是几句话就把他理顺明白,没想到劝人竟然这么难。那个人说着就睡了,实际上不过是蒙进被窝里接着看书罢了。

叶秋无奈之下只得给叶修打电话。

叶修对于喻文州的事情一向是最为重视。没想到他竟然翘了一节碗课悄悄跑回了家。

叶修进屋子的时候文州果然还在做题。文州听见声音,还以为是叶秋又来劝他睡觉,刚想开口忽悠一下,下一秒,就被人从后面抱住。

“…叶修?”

“又不听话。这么晚了不睡觉。”

“……我。”

“想我了没有?”叶修的下巴抵在文州额头上,“想你了。”

“……我也是……”

军校的训练还是很有用的,叶修直接把人整个抱了起来,“瘦了。”然后扔到了床上。

“阿修……我……”

“喻文州同学,你知道现在是凌晨几点么?就算是考学也没到时候,你在想些什么?”

“对不起,我……我只是想尽快赶上你……唔!”

喻文州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叶修吻了上来。

这是他们两人这些年的第一个吻。叶修霸道的攻城略地,不许文州半点儿反抗。偏偏文州本就不想反抗,乖乖的由着叶修随意怎么样。他想,原来,这确实是我一直想要的。

“这会儿怎么这么乖了?”叶修一下一下轻轻啄着他的嘴角,“平时让你好好休息、注意身体就不听话?是不是想让我天天看着你、寸步不离的管着你,嗯?”

文州闭了闭眼,点头“……嗯……”

“……这么想我呐?”叶修只觉得心脏都漏跳了一拍,抬手搔了搔文州的下巴,“这么喜欢我么?”

文州不睁眼睛,还是点头“……嗯。”

叶修只觉得心底软成一片,“乖,我也喜欢你,最喜欢你。”

“文州,”叶修将人强制塞进被窝里卷起来,连着被子一起搂住,“你想去哪所学校?”

“第一军校。”不假思索的回答。

“可是,我怎么记得某个小朋友想学的是医学呢?从前跟在妈身后能津津有味的看一整天的是哪个小朋友啊?”

“我……”

“文州,你向来是一个有主见的人,我不希望你因为在外的什么因素乱了自己的判断。这是你的人生,当由你自己主宰。按照你自己的路线走。我只是你生活里的一小部分。”

但也是最最重要的,最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喻文州心里想,没好意思说出来。

“而且……我不希望你去军校。”

“为什么?”看着文州略显茫然的小表情,叶修简直心都化了。

因为我真的不舍得你受丁点苦,军校这种地方每一天日晒雨淋受伤流血都是家常便饭,况且你这么优秀,被别的猪给拱了怎么办?你算是我一手带大的,恨不得捧在心尖上要风给风,要雨给雨……尽管我明白你是一个独立自主的人,该有你自己的轨迹。

“……没什么,”叶修轻轻的亲吻了一下文州的眉心,“好好休息吧,我在这陪着你。做你自己。我等你成年。”

06

喻文州因为跳了两级的缘故,明明比叶秋还要小,却先参加了考试。

喻文州考学的时候叶修特地请了假回来陪着他。正巧那一段时间内没有什么战事,叶父叶母也都陪着,反而比叶修考学那会儿还要更加隆重。

看着文州那几天起早贪黑,叶修心里心疼的不行。他不知道,其实当年文州比他还要心疼、无措的多。因为当时身边没有父母的陪伴,而且,一定要上第一军校的他当年实际上更加拼命。

喻文州和叶修说好,考完最后一科不用父母来接他,就他们两个人一起走回去。路不算太远,就权当放松一下。

从考场出来,看到站在阳光下显得特别暖的叶修,忍不住加快速度小步跑过去,想要拥抱这个人。

“抱一下?”

“抱一下。”

“终于结束了。都累瘦了。”叶修捏了一下文州的耳朵,“走吧,想吃啥,哥带你去吃点儿好的。”

喻文州歪着脑袋想了一下:“想喝那种很甜的珍珠奶茶。就是中心公园旁边人最多的那一家。”

叶修笑了一下,“好,我去排队。你在这边椅子上老实坐着昂。”

“嗯。我就在这里等着你回来。”

可能是时间问题,人稍微有点儿多,叶修等了差不多有十分钟才排到队。回去找喻文州之前还顺便去商店买了些别的零食一块拎着。但他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文州已经依着长椅的靠背睡着了。

“唉…小坏蛋,竟然自己在这边睡着了。”叶修无奈的笑了一下,有宠溺,也有心疼。

最后还是把东西都装进文州的书包里,背在前面,然后蹲下身,背起了文州。

喻文州本来就不胖,最近通宵达旦的复习更是瘦了不少,而叶修经过了军校非人的训练,力气更是涨了不少。

叶修就这样背着他的文州一步一步往他们的家走着。

中途喻文州醒过来一次,挣扎着要下来自己走,叶修硬是没同意,“我就这样背着你就很好,如果你再稍微胖一点儿就更好了。”

“我又不是不能走路了……你让我下来,有好多人在看欸!”

“看就看咯,哥背着自己的媳妇儿,还怕别人看么!”

叶修给他喂了几块巧克力,托着他的屁股掂了一下,“多吃点儿,回家让妈给做好吃的,好好养养。”

叶修的后背并不是特别宽广,但是很暖很暖。喻文州忍不住打了个小哈欠,把头埋进叶修颈窝里,没过一会儿,又睡着了。不过,这一次他睡的很安稳。直到叶修背着他进了家门,嘚里八瑟的跟爸妈说文州成年了,我抱回自己屋了,的时候文州一直窝在叶修颈窝里睡着。

后来,文州知道了这件事,两个星期都不敢在家里抬头。

文州醒过来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叶修就在他身旁。他依旧是把文州整个人卷进被子里,然后连人带被子一起抱住。“醒啦?”叶修迷迷糊糊的说,“饿不饿?刚刚看你睡的安稳,不忍心吵醒你。饿了的话厨房里还给你留着不少好吃的呢。”

叶修说着就要下床,被喻文州费劲巴拉的伸出一只手拉住,“不用了……我不饿……老公……”最后一句声音小的只剩下气音了,但叶修还是瞬间清醒。“哦~我的文州,成年了呀。”叶修贴近文州,“亲一个?”

喻文州闭着眼睛吻了上来。

“乖,乖别撩我。来日方长。”叶修顺着喻文州的后背,“恭喜你啦,男朋友。”

07

再后来,喻文州考上了最好的医学院校。师从叶母,学起了医学。

两个人虽然平时课业繁忙没有时间见面或者在一起,但还是时时保持着联系。

叶秋考学的时候不巧又赶上父亲出差,叶修和文州双双请了假回去,陪着弟弟踏上他们曾经历过的战场。他们这三个,竟然只有喻文州是有父母都陪着的。但叶秋觉得这样也挺好,他的两个哥哥,都是特别特别优秀的人,他们来陪着他,他也会更好的。

再后来——

“欸?文州,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稍等——老韩!新杰刚刚来找你了,让你去一下!”叶修对着旁边喊了一嗓子接着和喻文州说道,“对了,我跟你说,我们军区不知道从哪空降了一个军医,职位还挺高的,张新杰刚跟我说了,这人据说有点儿背景,也不知道什么来历,他要是在我的地盘乱搞,我肯定不接他……”

“阿修。”

“怎么了,你说。”

“军医到你门口了,准备报道。你接不接?”

……

当天第一军区很多人都看到他们的长官叶少将一路飞奔到大门口,公主抱着一个人拖拖拉拉的回了自己的宿舍。

08

后来,新来的喻军医人很温柔,也特别好相处,但是没有人敢和他亲近。因为只要在医务室呆的时间久了,叶少将总是会以各种借口让你去威胁军区训练场跑上二十圈。

再后来,叶秋做了一个学者,每天醉心研究。当初叶修口中的“笨蛋弟弟”成了叶家这一辈几个孩子里最为有学问的人。

很多年之后,战争停止,末世随之结束,大陆上建立起荣耀联盟,叶修和文州都身居要职,但是两个人仍然不管去到哪里,永远都在一起。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可是我们一甜到底。

Ps感谢看了我通篇胡言乱语的您❤❤❤
我说句实话,最近在搞黑韩。也就是黑瞎子×韩文清_(:зゝ∠)_这拉郎是够冷的。但是,,我觉得还可以,两攻相遇,必有一受,铁血柔情什么的……气场就是王对王吧。反正我写这个强强写的还有一点儿爽……如果有留言想看的话我就尽量把它搞出来。笔芯❤

诈尸记梗。


想搞童养媳设定的叶喻了……设定缘故,大概会有我流ooc。

末世背景。大体就是叶父和喻父是战友。喻父战死喻家倒了,叶家在文州落魄的时候收养了他。叶修比文州大几岁,因为老爷子逗叶修玩,说给他养个小童养媳,本意是想让叶修不要排斥他,没想到被两个人都记到了心里。叶修从小一直护着喻文州打雷下雨天不好就把小孩抱进自己被窝里。并且从不让人欺负他。

喻一直在追着叶修的步伐考他上的学校,进他进过的最好的班级,叶修一直手把手的教养他,大到各种为人处世的原则,小到少年的“尿床”之类的///让他成人成材出人头地,把他养成自己最喜欢的模样什么的(///v///)

战争不断,后来叶修成年后进了军队,喻文州说要跟着他一起上战场,叶修舍不得自己养大的小孩受苦,就建议他学医。看着文州一瞬有些间茫茫然的小眼神,心里软成一片。忍不住亲了一下说,“我等你成年。”

最后文州考上了最好的医学院,到叶修的队里当军医,两个人还是一直并肩而立。

太长了,还有一些关于两人日常的、叶秋吃醋的、文州高考的、叶修受伤文州给他包扎的以及两人第一次的(///)很多零碎的小设定……

立个flag吧,要是超过50热度我就努力搞一搞……

刚刚翻了一下QQ日志,真是很久不写了。看到20150817,也是我为数不多的有感而发……现在看来,竟然也是想当年了啊!

Day 30 觉得最悲伤的片段

其实全职的大基调还是比较热血的。悲伤感觉并不是很多。

印象之中比较深刻的,一个就是最开始叶修交出一叶之秋离开嘉世的那个雪夜;另一个就是“我有一个朋友荣耀打的特别好……”

话说最后一天,为什么要安排这么悲伤的东西???不应该是这样的:
最后一问:还会爱全职多久?答案一万年啊再过一万年都爱!

爱全职,是一辈子的事情,你以为呢?❤❤❤

Day 29 感觉最燃的片段

好多地方都好燃的!

第十赛季总决赛兴欣对轮回,那里简直要看哭了!

今天是想表白叶神的一天❤⁄(⁄⁄•⁄ω⁄•⁄⁄)⁄❤

Day 28 最搞笑的片段

最搞笑……其实黄少说话我就想笑(:з」∠)_

以及黄少被树压的那段……抱歉我是个假蓝雨粉……我把自己叉出去🙈

还有……

靠!刚才是哪个说“垃圾”,给我站住,让我教教你“垃圾”是怎么写的!是谁是谁是谁?跑什么,一堆33级的,连我一个27级的小剑客都怕吗?我要是垃圾,你们是不是连垃圾都不如?垃圾都不如的是什么,是不可回收的垃圾,完全没有利用价值的废弃物!没错,就是正在逃跑的你们!1、2、3、4、5、6、7、8、9、10、11、12、13、14,14坨垃圾,跑得很整齐啊!排队求回收吗?但你们忘了你们是不能回收的吗?有点觉悟,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吧!不要再继续污染环境了……

Day 27 最适合做朋友的角色

其实我最想和孙(土)哲(豪)平做朋友⁄(⁄⁄•⁄ω⁄•⁄⁄)⁄

好吧,还是喻文州。

温柔体贴、细致入微,可以从你的一举一动里读出你的想法,可以给予你最真诚的祝福与最实用的建议,可以主动引起话题不至于尴尬冷场,可以和你聊女孩子的话题,可以做那种关系很亲密的朋友…… ​​

Day 26 最像我的角色

肿么破,感觉谁都不像我啊(:з」∠)_

他们每一个都那么优秀,那么强大,那么耀眼,那么锋芒毕露……

我只是再平凡不过的一个普通小孩,也有梦想,却没有他们为梦想拼尽一切甚至不惜离家出走的勇气,没有他们天赋不够努力来补救的坚韧执着。

我会想要放弃,,会喊累会抱怨,会喊压力山大却不一定有冲上去的力气。。

但我知道我也是独一无二的我,我也会有自己的光芒。

谁都会有点相像的地方吧,他们特别好,但他们不是我。我就是我,我只是我。

Day 25 最适合结婚的角色

结婚,,emmmm虽然成天成天老公无数,但,,还是老韩吧(:з」∠)_

老韩多安全啊,不光长得安全(我不是黑🙏),而且跟他在一起也一定特别有安全感的。

以及,如果出了什么事或者遇到什么意外,感觉老韩一定是可以保护我的(:з」∠)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