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议缄栎

【蓝雨】 属于我们的夏天

#其实栎子特别喜欢蓝雨这个战队。
#可能会有ooc
#有私设注意!

初夏的G市已经有些热了,昨晚喻文州吹多了空调有些冷,睡觉时虽然记着关了空调却忘记少盖点被子,一大早就热醒了。

既然醒了,也就没打算再睡回笼觉。喻文州拿上了昨晚整理好的资料,随意收拾了一下就出了门。

时间还比较早,喻文州决定吃完早饭再叫黄少天起床。不然少天一定会就有关睡眠的问题说上一早晨的。

“队长,早啊。今天这么早。”刚到食堂就看见了宋晓捧着一碗粥不紧不慢的喝着。

“早,阿晓。你也起这么早?”喻文州打好了饭顺势坐到了宋晓对面。

“是啊,小远和小卢昨天晚上凑在一起看鬼片,空调开的特低,我先盖被睡了,后来他们看完关了空调我也不知道,今早被热醒了。”

喻文州不好意思说他也是热醒的,不过是被自己热醒的罢了。

两个同病相怜的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随意聊着,直到早饭吃了一半多,人才陆陆续续的来了。

战队里那些替补成员或是青训营的学员们见了队长不免要打声招呼,毕竟蓝雨众人对于队长还是极为信服的。

“队长早啊。”

“队长,宋前辈早。”

“……压力山大,队长你们起这么早。”

最后一句,来自于被徐景熙硬拖来的郑轩。

“难得阿轩,竟然能在早餐时间看见你!”宋晓万分惊奇的说。

“唉…景熙说今早食堂有他最喜欢吃的奶黄包,去晚了就没有了,我要是不起床就用两床被子捂住我……压力山大啊!”

“景熙这个办法倒是不错,下一次少天要是赖床我可以试试^_^”

“队长!!!你怎么不叫我!还好小卢问我借东西把我叫醒了,不然今天肯定要迟到了!我的奶黄包虾饺鸡丝粥是不是都没有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叨叨声,且不说蓝雨,全联盟也就这一个。

“少天,”喻文州揉了一下额角,“给你打好饭了,你喜欢吃的都有。我是看你昨天和叶神pk的太晚才让你多睡一会儿的。”

黄少天立刻蹿了过来,把刚刚坐下的郑轩挤开,徒留压力山大君依旧压力山大着。

“哇队长!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最好了!队长我跟你说…………”

于是来向蓝雨队长打招呼的人立刻少了大半。

永远轻松愉快的相处氛围,联盟公认队内关系最好的战队。





“这个周我们的对手是虚空,主场我们有地图优势,这是我选定的几张图,现在我来说一下主要的战术构想……”

喻文州站在会议室的最前方,指着昨晚刚做好的PPT侃侃而谈,颇有几分指点江山的意味。

虚空是季后赛的常客,双鬼拍阵也不是说着玩的,喻文州赛前做足了准备。

“我的大致想法就是这样,大家有什么建议现在可以提。”

“队长,我觉得我们应该……”黄少天时常会第一个发言,从游离于战术之外的观点提出建议。

战术大师的赛前准备与联盟剑圣的双核,剑与诅咒势不可挡。









“阿轩,全看你的了^_^”喻文州笑的一脸灿烂。

“别啊队长!给我留条活路吧!”郑轩满脸便秘般的难以描述。

“景熙你能行的,你可是我们大蓝雨的人!”

“可是我是治疗!”徐景熙抓狂。

“我们大蓝雨没有不会pk的治疗,只有偷懒的MT!”

我们是整个联盟看起来最奇怪的战队。

我们有手速刚刚及格,但是却是四大战术师之一的队长;
有游离于战术之外,联盟剑圣第一机会主义者的副队;
有时常压力山大,偶尔没有斗志的弹药专家;
有只在季后赛发力的大心脏气功师;
有时常被丟入敌阵诱敌,通常要靠自己的治疗;
有联盟最小的职业选手,蓝雨最小剑客。

但是我们也是最坚固的战队!

我们的队长是联盟公认的战术大师;我们的副队是联盟最好的剑客;我们的队友,是关系最好的朋友!







“这次虚空也非常出色,只是我们发挥的更好。”喻文州微笑着回答,声音里是理智,也是自豪。为自己的队友而自豪,为身在蓝雨而自豪。

赛后记者招待会上永远不卑不亢的回答,我们的蓝雨队长从来沉着以对。

蓝雨带给联盟的,又何止剑与诅咒这么简单。








“黄少,请客请客请客!”小卢满腔兴奋,只能坑前辈以发泄。

“对啊对啊,说好了的,副队请客!”

“好好好!请!当然请!必须请!!!”

“时隔六年,我们大蓝雨终于获得第二冠!在这个大喜的日子里,我们欢聚一堂……”

“起开起开!能不能说点儿高大上的!还是让我来!我们……”

一大群人在包间里群魔乱舞,恨不得顶着房顶跑了。闹闹哄哄过后,每一个人都红了眼眶。

“这是我们的时代,这是最好的岁月,这是属于我们的夏天!”

这是我们的蓝雨,这是蓝雨的夏天!

【叶喻】歌尽断肠声 04


入夏之后,楚庭地界一日日的愈发炎热起来。好在蓝雨多数都是本地人,也习惯了此地夏日酷暑之意,蓝雨也会捡着不忙的时节放大家出去历练一月。

此时的蓝雨中只剩下几个人“看家”,其他人大多去北方游历兼避暑去了。

“宗主,你最近怎么怪怪的?大夏天的穿这么多,当心中暑了!”近侍看着长袍拖地,扣子扣到脖颈的喻文州,不免有些疑惑。

“无事,前日洗冷水澡,着了凉罢了。”喻文州随意说了一句,搪塞了过去。






前夜。

疏月辽阔,星河漫漫。微凉的晚风吹拂过草地,难得的有些清凉。

闷热了一天的喻文州忍不住想去蓝雨后山的溪水中洗漱一下。

然而在除去衣袍进入水中之后,喻文州忽觉胸口一痛,忙低头去看,只见左胸口处生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墨色纹路。

那纹路起初还不甚清晰,但在水中泡了一小会儿,那纹路越来越清晰,喻文州仔细辨认之下,心下不禁有些惊异。

那是一个形状古怪的兽首,血盆大口洞开,目眦尽裂,如狼似虎。若只是一个兽首,也就罢了。

但这只是个开始。

很快,喻文州的全身就遍布了墨色的纹路,从胸口开始蔓延,下至小腿,上至脖颈,密密麻麻,看着就极为渗人。

而且,这兽纹出现之后并没有褪去的意思,反而浮于喻文州身体的表面,极其惹眼。

他也尝试过诸多方法,却没有丝毫的改善。不得已,才只能在三伏天里穿起了高领长袍。







“文州文州文州!你快看!前几天我和老王去北方夜猎的时候看着了这个!西北异族的图腾!听老王分析他们应该是属于魔族的分支,哇这怪物真的好丑啊!像一只饿了的大猫张着嘴嗷嗷待哺!这是我让老王画的,挺逼真的你快过来看看!”

尚距离老远,便听到了黄少天那标志性的,即使在炎炎酷暑依旧活力满满的声音。

喻文州微不可查的拢了拢衣襟,防止黄少天一个激动之下扯乱了自己的领子。

“怎么啦,少天?大老远的就举着个匣子跑过来,先喝口水歇歇。”

黄少天献宝一样的打开匣子,把里面的图纸拿了出来,喻文州意兴阑珊的瞥了一眼,忽然整个身子突然僵住。

那图上--------

【点文】 百粉点文的通知

#首先,占tag致歉(>﹏<)
#跌跌撞撞的,终于百粉啦!感谢各位亲啦( ´▽` )ノ
#据说百粉都是要点文的,栎子已经准备好久啦^_^

1.点文的范围:《全职高手》、《盗墓笔记》、《魔道祖师》、淮上《提灯》系列、《琅琊榜》以及一些电视剧的同人文。(前提是我看过的)

2.点文的内容:可以是任意的cp栎子杂食,什么都吃的。可逆可拆,he、be都行。冷到北极也都是可以的。例如:
正常:喻黄、叶喻、双花、韩张、双鬼、林方、江周、瓶邪、黑花、冰秋、忘羡、花怜、琰苏、楼诚等等。
稍冷:黑瓶、黑喻、花喻、韩喻、澄羡、蔺靖等等。

3.点文的时间:截至8月17日晚23:30。

4.点文的回复:会从点文里挑两到三篇来写。预警一下,栎子是一个有毒的lo主。

5.感谢各位亲,欢迎大家积极点文。再次致歉~

【黑遍】那些有毒的广告

#黑遍全职男神,再黑盗墓天团,还有魔稻祖师,誓要黑出一片天
#我又来放毒了:)
#日常粉不如黑系列,求不要开除我的粉籍







「喻黄的场合」

喻文州在前面惊慌失措的奔跑着。一边跑,一遍不解的问:“为什么追我?!”

黄少天在后面脱下狮子头套:“我要,给你手残霜。”

蓝雨牌手残霜,药到病除疗效显著!








「王黄的场合」

王大眼爸爸课堂开课啦!

王杰希:“黄少天话痨总不好,多半是废了。快用王不留行话痨丸,清净世界,治疗反复话痨。一天一颗效果好,好爸爸一定要记住哦。”

画外音:
黄少天:滚!你这个亡我大蓝雨之心不死的人……(被特效话痨丸砸死)








「西湖组的场合」

吴邪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资料,烦躁摔笔。叶修:“来根寂寞牌香烟吧!”吴邪抽起香烟,精神百倍,继续工作。

叶修抢着野图boss,棘手无比。吴邪:“来根寂寞牌香烟!”叶修叼上香烟,boss飞速倒下。

叶修/吴邪:“寂寞牌香烟,成功人士的选择!”

(你们这样广*总局是会封杀你们的!)








「江周的场合」

周泽楷看着眼前无数的摄像头,焦急无比。

此时江波涛突然从天而降,小周大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小江的眉心,江波涛顺利说出一系列应对的话。

九点水点读机,so easy!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周语不够十级!








「联盟枪系的场合」

一片混战,周泽楷身陷敌营。张佳乐愤怒大喊:“郑轩!老子的意大利炮呐!”

郑轩抹汗:“压力山大啊……”

眼看周泽楷被包围了,这时邹远扔出一个打火机,霎时间,火烧敌营,周泽楷顺利被张佳乐救出。

烈焰打火机,不一样的体验。联盟枪系倾情推荐!








「双花的场合」

张佳乐很少女的走在路上,忽然看到路边的棉花糖,“大孙!我要那个!”

孙哲平微笑着买给张佳乐,乐乐一脸幸福的靠在大孙怀里。

双花棉花糖,让你重回恋爱的感觉!








「双鬼的场合」

一根胡萝卜孤零零的躺在菜板上。吴羽策坐在一边高贵冷艳的抽着烟。

一根烟抽完,吴羽策邪魅一笑,一拍菜板,

“李轩,过来。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双鬼拍阵!”

虚空牌菜板,坚韧耐用,一板更比七板强!








「林方的场合」

方锐大大难受的缩在床上,林大大体贴的过来端茶倒水服务周到,末了,拿起一个包装:

“×度空间少女系列卫生巾。”








「韩张的场合」

韩文清睁开双眼,从床上起来,周围人纷纷递上钱包,韩文清皱眉不屑一顾。推门而出。

张新杰整理妥当,正准备出门,看了一眼手表,忽然皱眉把手表摘下,推门而出。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朝外奔跑,在一个商场的柜台边停下,拿出各自想要的东西。

两人背靠背:“霸图钱包/手表,真男人的选择。”








「肖翔的场合」

肖时钦:“经常用脑,多喝六个核桃!”

孙翔:“智商不在线,还是六个核桃!”








「金光瑶的场合」

瑶妹自白:“我每天都很不自信,父母、兄弟,甚至姐妹带给我的压力越来越大。看着大哥伟岸的身影我越来越自卑……直到有了它!兰陵金氏特制增高鞋,帮我找回了自信,找回了自己!”

兰陵金氏增高鞋,帮你做回你自己!








「忘羡的场合」

忘羡二人退隐山林,魏耕田来蓝织布,小日子幸福无比。

“二哥哥,我回来啦!”魏无羡进门放下锄头,走到织布叽身边,轻抚着正在织布的蓝湛的手,蓝湛把他拉进怀里深吻。

老祖牌锄头,含光牌织布机,居家归隐虐狗必备神器,捆绑出售,只要998!








「瓶邪的场合」

斗里,四下漆黑一片,恐怖的bgm适时响起。

“小哥!”吴邪紧紧拽着张起灵的手,眼神无限凄婉又惆怅,哀伤又迷茫,眼底似是一片终年不散的大雾,“不要又丢下我一个人!”

“吴邪,”张起灵难得有些艰难的说,“没有时间了!”

王胖子突然出现,给两人各灌了一小瓶药。两人立刻精神百倍杀出重围。

老闷宝血,每天两口。








「黑花的场合」

解当家一袭水袖唱尽沧桑,黑瞎子捂着脸在无限的黑暗中奔跑。

枪声响起,解当家摘下头饰冲进巷子里,两个人慢慢接近接近接近……

“瞎子!”解雨臣大喝一声,黑瞎子应声抬起头来,解雨臣给他戴上墨镜,霎那间周围一片光明。

黑瞎子牌墨镜,戴比不戴看的更清!








「蓝雨的场合」

“这位施主,”喻文州微笑,“贫僧自东土蓝雨而来,去往西天求取真经,路过宝方天色已晚,想借宿一宿,明日再走。不知可否行个方便?”

身后的黄悟空、郑八戒、徐和尚、宋龙马一致点头。

黄悟空:“小施主你行个方便吧我们师父他身子比较弱的,我们还有十万八千里路要走呐,我们师父绝对不能倒下的!我们师父可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郑八戒:“压力山大啊…十万八千里什么的累死了……”

徐和尚放下手里的担子目光灼灼虎视眈眈。

宋龙马一声嘶鸣表示认同。

小卢妖精:“……为什么你们这么齐心协力?十万八千里路可不好走!不如让我们一起吃了喻僧肉,长命百岁!”

“因为有大力,大力出奇迹!”

于是师徒五人加上小卢妖精人手一瓶大力愉快的围火而坐。

【叶喻】歌尽断肠声 03

#有私设,慎:)


两个人同行了一小会儿,果然看见了王杰希和黄少天在前方,似乎争论着什么。

王杰希:“你行你来,别叨叨。”

黄少天:“好哇老王,你现在对我这么冷淡,是不是不爱我了!你一定是在外面养了什么小白脸,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肯定是方士谦了!王杰希你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方士谦:……我不要脸的啊!

喻文州:“好了,少天,怎么了?”

“喻宗主!”王杰希和他身边微草的几位立刻问好,喻文州身边的人也跟着向王杰希行礼。一番折腾之下,暂时转开了黄少天的注意力。

几个人客套了一下,也就各自离开了。








几家各有自家夜猎的办法。有如霸图般一往无前杀伐果断,有如兴欣群策群力一拥而上,也有蓝雨般……

“文州文州,你过来,小心被我剑锋波及!”

“宗主宗主,千万小心,那妖兽的血液中有剧毒!”

“宗主你手伤怎么样?严重不严重?快快快去让景熙给看看!”

于是喻文州愉快的由着自家副宗主及几大修士们保护着。

大概,蓝雨宗主的画风永远是与众不同的。然而蓝雨众人确然早已习惯了如此。

就连小卢也快速融入保护自家宗主的角色中。甚至为此还与微草家的一名刘姓小修士发生了冲突。








此次围猎除了几个小插曲外,倒也没有大意外。虽有叶修的参与,却也没有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儿,最终还是五大家族遥遥领先,其他小门小派具是望尘莫及。

由于此次围猎轮回宗主、副宗主都没有参与,因而轮回成绩稍显逊色,但是孙翔的名声也是打了出去。

另外此次蓝雨的小士卢瀚文也在围猎中一展风头,小有名气。

围猎上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各家自然乐的轻松自在,至于排名一事,谁都未特地放在心上。毕竟谁家有几斤几两各自还是心知肚明的,排行一事只是排给世人看罢了。具体的实力如何,一张榜单又是如何说的清楚呢。








围猎之后便是各家的小聚,难得一年一次的盛事,底下的修士们都极喜欢这样的活动。

不过各家宗主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大多不会与小辈一同玩闹。

“文州。”围猎后的满月楼小聚,叶修见喻文州周遭四下无人,慢慢踱了过去,“下月初三是个不错的日子,不知你是否有时间,你我一同夜猎可好?”

喻文州意外了一下,“难得叶宗主盛情邀请,空闲自然是有,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叶修摸了摸鼻子,似是有些无可奈何的样子,低声自语

“唉…你什么时候可以不要对我这么拘礼……”

【黑遍】 假如他们在古代

#有毒,日常粉不如黑系列
#黑遍荣耀全联盟,ooc慎,雷慎
#无cp向,爱之深,黑之切:)



「兴欣」

叶修:那哥一定是皇上!
(那一定因为太嘲讽而被篡过权)

苏沐橙:大概是长公主吧。
(瓜子公主吗……)

方锐:肯定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殿前侍卫!
(是猥琐的大内总管吧)

魏琛:老夫当年也是神一样的…
(经病啊!)



「蓝雨」

喻文州:一介谋士^_^
(把各方势力玩弄于股掌之间最后因为速度太慢而被杀死的谋士)

黄少天:当然是剑圣啊!
(整日都跟在谋士身边寸步不离最后因为话太多而被杀死的剑圣)

郑轩:御前带刀侍卫吧…压历山大
(然后因为太懒惰而被处死)

徐景熙:身手特别好的医师
(在乱战之下因为身手好被扔出去诱敌最后死于非命)

卢瀚文:(小卢这么小,我们就不要欺负他了)

(为什么我们大蓝雨的最后都被处死了?)
(因为爱之深,黑之切呀(>﹏<))



「霸图」

韩文清:护国大将。
(战场上一瞪眼,立刻退敌千里)

张新杰:太医院的太医首领。
(以暴力和低错称著)

张佳乐:天下第一高手!
(的手下败将,万年老二。)



「轮回」

周泽楷:第一…呃……
(第一美男!)

江波涛:大内总管吧?
(太监?)

孙翔:征战四方的大将军!
(羊习习比较适合没脑子的职位)

方明华:监国?
(明明是皇太后)



「微草」

王杰希:护国柱石,一品军侯。
(大眼侯?)

高英杰:……太子?
(是的太子殿下。)

方士谦:神医!
(明明是方小公举!)



「烟雨」

楚云秀:女王!
(陛下万岁!)

李华:……丞相?
(大内总管没跑了。)



「呼啸」

唐昊:武林中的大高手。
(不高兴大将。)



「雷霆」

肖时钦:户部尚书。
(大内总管比较适合你。)

戴妍琦:魔教圣女!
(是的,小魔女)



「百花」

于锋:一方首领,亲王一类的。
(因谋逆而被处死)
(喂!我已经不在蓝雨了,怎么还是被处死了!)

邹远:临时被迫上位的统领。
(可怜见的儿皇帝)



「虚空」

李轩:游历天下的侠士。
(东厂首领!)

吴羽策:王!
(女王)



【叶喻】歌尽断肠声 02


叶修看见他,先是怔愣了片刻,尔后轻轻挑起左边嘴角,露出一个带着些许痞气邪气的坏笑,“哟,这不是文州大大吗?好久不见了哈,最近速度练的怎么样了?有没有入门呐?”

喻文州深知此人惯来嘲讽,自己也非多年前那般面皮薄,因此未见丝毫动怒的模样,“自然是未及叶前辈十一。”



两个人随意嘴炮了几句,喻文州的心情意外好了许多。

“文州啊,一会儿去满月楼吃一顿吧?沐橙说那里的鸡做的不错,我记着你挺喜欢吃鸡的,要不一起去试试?”

喻文州对于叶修竟然记得自己的喜好一事也颇有诧异,但想来这人一惯细致,自己一人又委实无聊的紧,遂愉悦的同去了。



“文州,近来可好?”直到在满月楼点好菜肴坐妥贴了,叶修才状若无意的问。

“一切安好,劳叶前辈挂心。”喻文州淡笑,眸中似有一片化不开的大雾。

叶修似是想再说些什么,最终才化作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第二日喻文州起了个大早,帮着把自家的大小剑客都收拾妥当,把今日围猎的相关事宜再次重复了一遍,就带领蓝雨的众人往猎场去了。

一路上小卢异常兴奋,倒也算是人之常情,毕竟蓝雨家的小剑客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大规模的围猎活动。

“宗主宗主,一会儿且看我大杀四方!”

“宗主宗主宗主,一会儿你一定要跟好我!让本剑圣来保护你!#*¥※@……”

……今天的喻宗主,依旧是被蓝雨的大小剑客魔音穿耳的一天呢^_^



此次的主办是轮回,因而他们家的宗主留守外围看护场地以示公平。黄少天因为不能和周泽楷一决高下这事儿没少和喻文州叨叨。

只是没想到他们江副宗主也没有进入围猎,笑眯眯的站在他家宗主身边说着话。看样子,轮回对他们的新晋修士界的翘楚孙翔抱有很大的信任和期待。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信心百倍的轮回未曾想过自家的“小斗神”一开始就和兴欣的叶修对上了。

也是,毕竟叶前辈那一张嘴也不是白叫的,自然有他过人的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早已经荼毒荣耀大陆修真界多年了。

其实这件事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几个妖物的归属问题罢了,像兴欣、轮回这样的大宗门谁也不会在乎这一点儿蝇头小利。偏生叶修此人开口必然是要惯性嘲讽的。而孙翔一个刚刚出头的年轻人,心高气傲的,被他一刺也有点儿面上挂不住,便打了起来。

叶修本人是挺无所谓的,但是真的把孙翔气了个够呛。后来被赶来的轮回众人劝走时,周围看热闹的群众看他神情,也是一副要把叶修记恨个几十年才肯罢休的模样。

恰巧在周围的喻文州和黄少天,便是那围观群众之二。

“哎,老叶,你这嘴炮的攻击力见长啊?看刚刚孙翔小同志那神情,是恨不得将你生吞活剥扒皮抽筋了才好!”

“叶前辈。”

两个人等到轮回的人差不多都走了,才出来和叶修打招呼。

“哟,少天文州,你们俩还是这么出双入对呐?”叶修叼了一根嫩草叶,嘴上问候着两个人,眼睛却完全放在了喻文州身上。

喻文州今天依旧是一身天蓝色的蓝雨专有服饰,只是头发没有像昨日那样严肃的在头顶束成一个发髻,就和黄少天一样,松松的扎了一下,想是为了方便围猎时奔走运动,然而整个人都显得小了许多,少了一些少年宗主故意的老成,多了一些他这个年纪本该有的活泊。很像他们多年之前初见时喻文州的模样。

“文州今天看起来不错嘛!”叶修似乎是随口说了一下。

“是吧是吧,算你有点儿眼光!我们宗主这样就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越发显得嫩了,我就说了……”

“少天,”喻文州打断听了一早上的絮叨,“王宗主好像就在前面,好像出了点儿麻烦,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黄少天一听王杰希好像有麻烦了,立刻呆不住了,便要过去看看。喻文州慢了一步和叶修同行。

“叶前辈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嘴上不饶人呢。”喻文州不想尴尬,随便找了一个话题。

谁知叶修像模像样的叹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呀……”

之后却又在人不注意的时候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喻文州自信自己没有幻听,因而不由得有点儿惊奇。

他说,“还是你最好。”

【黄喻】 那些携手的岁月

#少天生贺
#仅代表四海八荒、三界六道、九天十地,祝我们天天十七岁生日快乐!
#蜜汁文风,慎,设定第十二赛季

相识还是在蓝雨的青训营。

那会儿也不是很懂事,互相也看不太顺眼,偶尔发生个争执,也多是黄少天单方面的嘲讽。毕竟那时,一个是天之骄子,一个是吊车尾的。

关系发生改善还是在喻文州三连胜魏琛之后。也是在那之后,关系才一点一点变好了起来。

黄少天发现自己有点儿喜欢喻文州,是在第四赛季,两个人一起出道,担任正副队长的职位,那会儿互相帮助、相互扶持的,有什么事都是一起担着。

喻文州真的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黄少天每一次看他都会觉得越看越喜欢。

就这样憋了两年,在第六赛季夺冠之后,终于憋不住说了。也算是很幸运,他们两情相悦,于是顺理成章,或者说是水到渠成就在一起了。

到现在,相识了也有十多年了。


“黄少,生日快乐啊!”

“黄少,生日快乐,又长了一岁啦!”

“祝我们的剑圣大大横扫四方称霸荣耀!”

“哈哈哈哈哈哈谢谢谢谢,谢谢你们大家啦!快快快都神神秘秘的做什么,快点儿让本剑圣看看…哇!阿轩你好偷懒啊!不是吧……”

“黄少黄少!队长说今天是你的生日,给你请了假让你回寝室呐!”

“啊?队长?哈哈队长一定是有特别的礼物要送给本剑圣!我先去啦小卢阿轩你们好好训练不要偷懒哦!”

众人内心:……你赶紧走吧!



“队长?队长你在吗?队长我进来了……”黄少天在喻文州的宿舍门口探头探脑的往里看。

“……我………………”入目的画面让向来话痨的剑圣霎时变得安静。

喻文州只披着一件轻薄的睡衣,敞着衣襟坐在他的床上,“少天,生日快乐^_^”

“……文州,你,你这是……”黄少天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液,略微一硬以示尊敬。

“少天,来不来~”喻文州的声音充满了诱惑,“今天你想做什么我都同意哦!”

黄少天一把将人扑倒在床上,“文州,这可是你说的……”




“喻文州,这可是你说的!别反悔!”青训营的黄少天第一次找喻文州pk时,就是这样说的。

“文州,这可是你说的!”第四赛季两个人一起刚出道的时候,在黄少天站在喻文州身后说道。

“文州,这可是你说的哦~”第六赛季后两个人第一次的时候,他轻轻附在喻文州耳边如是说。



原来,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一起渡过了这么多的岁月。



“唔……少天,轻,轻点…哈,啊~太…深了……”

黄少天在开始之后,才发现喻文州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于是很愉快的直接提刀上阵了。

“文州…你这么撩,是忍了太久了吗?放心,我一定会让你舒服的。现在该叫我什么,嗯?”

“啊……慢,慢一点啊…呃…少天,嗯…老公~”

“文州……有的时候真的很想操哭你!”

一场淋漓尽致的欢愉过后,两个人都很投入,很舒服。

“文州,还好吗?”

“唔…累……”

黄少天吻了吻他的额头,把人抱进怀里。

文州,接下来的日子,我们还是一起走下去吧!本赛季的冠军一定还是我们大蓝雨的!

因为我们还会携手走过更多的岁月!

“少天,生日快乐。我爱你。”

“我也是文州,这是我收到过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放心,少天,这件礼物以后永远属于你了。”

【叶喻】歌尽断肠声 01


荣耀大陆历来推崇修仙。凡有文献史书记载的几千年间,修仙的顶级宗门、世家大族林林总总多不胜数。发展至今建制已颇为完备。

如今的修真界有五个庞然大物屹立于此道巅峰,分别为临安的兴欣、楚庭的蓝雨、淞滨的轮回、胶澳的霸图、渔阳的微草。

几家之间既互相牵制、纷争,又相互联姻、结盟,多年来一直保持着平起平坐的地位。当然,若是处于盛世也没什么不好的,毕竟可以防止一家独大作威作福。

然而近些年来,西北的魔族多有异动,天下亦开始颇为不太平。







“文州文州文州,听说了没,这一次的围猎老叶居然也要去的哇!我靠这个老不要脸的家伙,都已经是一派掌门人,尊号封神的人物了,还参加什么围猎?!多掉价!”

尚未看见人影,便已经听见了青年人特有的轻快明亮的声音。

来人一袭天蓝色长袍浓眉大眼的模样,很是英俊帅气,头上发髻歪歪束着,又透出一股活泼劲儿。

桌边的青年微微笑着放下手中的卷轴,“少天不是一直期待着与叶前辈一较高下么,此番他若去了,岂非正合你心意?”

黄少天坐到喻文州身前的书桌边上,随手端起桌角的茶盅大灌了几口,“这不一样的!若是私下打打便罢了,但围猎这种场合,是要各家比个高下排出名次的,他若去了,和一帮小孩子比,不是作弊嘛!”

“所幸,此次的主办轮回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改了规矩。”喻文州缓声说道。

“什么规矩什么规矩???”黄少天一听,立即来了兴致。他着人向来是不喜墨守陈规的。

“今次的围猎是各家掌门人与所有主力修士都可以参与的,保证公平。”喻文州温声解释道。

“那确然不错,想必一定不是轮回家那个闷葫芦宗主的意思,当是江副宗主的点子了。不过那些小家族估计又要哭了哈哈哈哈,对了,即是这样,宗主你到时一定要与我一处,我来保护你!话说景熙这医师做的委实太不负责任了些,宗主的腿伤了这么久也没给根治了,不行,回头我要再和他去比试一番!权当给他热身了!”

喻文州微微笑了一下,笑意在唇角荡开,勾成一个清浅的弧度,“我知你一心护我,你尽管在阵前大杀四方,我会帮你守着后背。”





围猎就定在四月初三,轮回方面选了个万事皆宜的好日子。

蓝雨因着距离略远了些,头天便启程御剑去了做准备。

他们五大宗门看似没什么深厚的交情,有时猎妖场上也偶有争端,实则大家私下里的交情还都不错,常互相约了一同夜猎,只是不为世人所知罢了。

此番蓝雨到时微草也早已抵达了。黄少天同喻文州随意交代了几句,就溜去因多年前一场争执而被认为颇有嫌隙的“敌营”微草阵营中,寻他们的“宿敌”王杰希去了。

从外表真的看不出来,黄少天与王杰希的私交甚好,许是少年时期一同夜猎过的缘故,其实三人的关系都不错,只是感觉他二人尤其好一些而已。

随后大家都陆续去找自己相熟的人交流近日修炼心得、一同易了容去集市上喝酒闲逛,或者像郑轩之类的已经回房间休息去了。毕竟正事儿都在明天,今日提前来了也只是为做做准备罢了。

然而喻文州此时有些略显尴尬。他此刻并不是很想回房休息,然而却不知还能做些什么,毕竟淞滨这边他一年不来几次,也是人生地不熟的。

再者,一方面,由于很多做出来给世人看的假象,他前些日子与王杰希为一处魔穴刚起了一番争执,不宜去微草那里。

另一方面,蓝雨的喻宗主永远都是一副和蔼温和模样,和谁相处都显得很亲厚,也就导致了他与谁都不是特别亲厚。此时到的人也不全,多半是路途较远的先到了。仅有的几位能聊的开的朋友也没有来,所以此时竟没什么人可寻的。

喻文州无奈的四下里转了一圈,打算实在不行就回房间打坐了,忽听底下一声传唤--------“兴欣阵营到!”

他忽然心中一股说不上的感觉,有点儿小烦躁,也有更多点儿的小窃喜。

不过,既然叶前辈来了,那应该不用回房无聊的打坐了!

于是喻文州回身,一派端庄的迎了上去,“叶修前辈,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TBC--

你我之间隔深渊,为你跨越千万年。

叶神是深渊中生的灵,文州是海里的一条美人喻,叶神在深渊中偶然看到了文州。
深渊暗无天日的环境很枯燥,慢慢的叶神爱上了文州,一直默默守护着他。
终于有一天,叶神为了文州和恶魔做交易,用双眼换他走出深渊。但是深渊与大海的距离太遥远了,叶神在黑暗中走了好久,才到达文州那里。
但是文州在之前就发现一直守护着他的灵不见了,以为他是死了,于是他也去做了交易。
但是人鱼的生命毕竟有限,于是他用自己的生命交换了守护着他的灵的生命。
最后土里埋着的心脏就是文州用自己的心做的可以让叶神恢复光明的药。









Orz我在做什么,文州被我画的好丑,并且叶神只出镜了一只手……